【澜巍】酒后

之前写的一篇
没写完
不想写h...
清手机存个档
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种压抑的情感特别着迷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赵云澜第三次酒后跑到自己家了。

凌晨两点,沈巍想都没想就知道来者是某个无赖。习惯性地透过猫眼望了望,看到那副摇摇晃晃快要倒下的身子之后,叹了口气开门把人请进来。

赵云澜又醉了。

今日本该是个无关痛痒的应酬,在座的各位小酌几杯便适可而止。可他赵云澜气势汹汹地喊着自己还能喝。

人有心事,一腔沉闷阴郁,指望着热酒烧一烧。

一开始在座的都觉得有趣,便逗他,给他倒着一杯又一杯,可这赵处长不哭不笑,人问话也不回,着了魔般地闷着头灌,心里头害怕,也就三三两两地告辞了。他不让人送,挥挥手把人都打发走了,自己踉踉跄跄地朝家走。

说是朝家走,敲得却不是自己家的门。

赵云澜第一次酒后造访沈巍的家时,醉得晕头转向,没了方向,拿着自家钥匙捣鼓了半天愣是没打开。

“哟,沈教授还没睡呐。”

沈巍刚备完课打算更衣睡下,听到大门外异常的声响便跑出去探个究竟,一开门就见着满是酒气的赵云澜吊儿郎当地扶着墙看着他。

“你怎么喝成这样。”

赵云澜笑了笑,低着头。

他没问太多,扶着赵云澜进屋。

等他泡好蜂蜜水拿给那个看起来有点无可救药的酒鬼解酒时,他已经坐在地上看着沙发呼呼大睡,怎么叫也叫不醒。

第二次赵云澜喝醉造访,沈巍睡着了,愣是没听到房间外的门被敲了大半个晚上。

待他清晨打开房门,才发现赵云澜冻得缩成一团躺在地上,胡子头发上还带着雪花渣渣。

沈巍又生气又内疚,把乘着姜茶的杯子递到赵云澜跟前,缺紧紧握着的杯把。

“你为什么不回自己家。”

“我家太乱啦。你家,干净,舒坦。”

赵云澜接过冒着热气的姜茶,心满意足得捧着,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。

沈巍很想揍他。

早便听说赵云澜晚上有个重要的应酬,果不其然,酒后又跑到自家来造作。沈巍今晚特意没早睡,望着窗外的雪零落地飘着,他怕赵云澜这倔脾气在门外被冻成冰棍。

赵云澜醉得不轻,迷迷糊糊地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扶着他的沈巍身上。

衣装的冰冷顷刻包围了沈巍,唯有赵云澜呼出的热气接连不断地打在他的肩上。沈巍艰难地隔着赵云澜够住门把手,拉上让冷空气肆意闯入的房门。

面对面的搀扶让他们看上去像是在拥抱,赵云澜把头架在沈巍的肩上,安静得像只被驯服的野狼。

他仿佛醉得更深了。

他微微侧过脸,去嗅沈巍耳后的温热。颈窝的温暖和皮肤上沐浴露的清甜,他迷恋。鼻尖划过皮肤,沈巍一个激灵,没站稳,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。

地毯上一声闷响,赵云澜这一摔给摔醒了几分,他双手在沈巍两侧撑起身子,眨了眨眼睛看清身下的人儿。

沈巍愣了几秒,赵云的眼睛闪烁着,漆黑而深邃,眼光包裹着他,让他无法逃脱。他反应过来,慌了神,急忙伸手推上面的人。

“赵处长...?”

“别动。”

赵云澜的声音有些沙哑,混杂着沉重的呼吸,让人透不过气。他压低了声音,像是在乞求,在渴望,暧昧不清。

沈巍皱了皱眉,他的手缓缓放下,不知所措地停在半空中。

他开始变得紧张,他的心不断的下沉。他有意无意地眨着眼睛,略带惊愕地回应赵云澜投在自己脸上的目光。

赵云澜用手去碰他的脸,一寸一寸地划过温润的轮廓。指尖穿过衣领,在脖颈上沉醉的徘徊。沈巍被弄得有点痒,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。

“赵处长...你这是做什么。”

沈巍瞪着赵云澜,眼中闪过一丝慌张,眼眶微微泛着红色。
沈巍眼眶总是在情绪不稳时染上淡淡妃色,像是哭过,惹人心怜。赵云澜喜欢看他,每次都看得出神。

赵云澜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些,但他变得有些恼怒和不耐烦。

沈巍不为所动,没有迎合也没有抗拒,他凝固在那里,像是不属于这里的一切。赵云澜总觉得自己离他很近,却看不清他。

你明知道我要做什么。

赵云澜没再说一句话,他怕沈巍害怕,他怕沈巍讨厌他,更怕他逃走。明明都已经几乎快得到了,都靠得那么近了,他想要他,他不想放手。

赵云澜猛地俯下身子,在沈巍的脖颈上留下一缕缠绵悠长的吻。空出一只手去一颗颗解开沈巍胸前的纽扣,让吻一直延续向下。

粘湿唇触碰到美人胸前的樱红,沈巍浑身颤抖了一下,他羞极了,带着情欲的粉红漫上耳根。沈巍从没有过,也从未想过。

他有些不适,试图推开赵云澜,可他的手却被用力按回,十指相扣地紧紧锁在地上。

赵云澜抬起头去吻他的唇,没有刚才的急躁,而是一次又一次地轻触,像是在手把手的教学。

沈巍整个人瘫软了下去,他陷入细毛地毯里,无力挣脱。他开始享受这个吻,试图把害臊压到脑后。

他知道自己一直渴望赵云澜,可是他说不清楚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是否是他那种渴望。

这一切应该发生吗。他庆幸着此刻,但又不安。

赵云澜小心翼翼地呼吸着,努力不去打破这开始变得朦胧粘稠的空气。

沈巍僵硬地去回应那个试探的吻, 这一万年他从未做过如此亲密的举动,他断断续续地扬起头用柔软的双唇晴天点水般蹭着对方的唇。

赵云澜看起来有些意外,心中紧紧缠绕的死结开始慢慢松动,这份沉浸许久的感情得到了隐约的回馈,足以让欲望之火生根发芽。
他的舌尖灵巧地撬开沈巍的牙关滑入沈巍的口腔,不厌其烦地勾缠着他的舌尖。

沈巍的呼吸变得急促,潮红的肌肤甚至染红了空气。他抬起手环住赵云澜的脖子,两人就这样紧紧贴在一起。

衬衫的纽扣被全部解开,赵云澜把皱巴巴的衣摆拨向两遍,肆意摸索着沈巍雾气中上下起伏的胸膛...

评论(7)
热度(94)

© 偏执同学 | Powered by LOFTER